123

文章详情
当前位置: 企业文化 > 风采中核
记八二一厂老党员徐学仁对党忠诚一生
文章来源:中国核工业报 日期:2018年10月17日

  在徐学仁老人的遗像前,放着一张收款人为“中共中央组织部”的党费缴纳回执单。89岁的徐学仁在弥留之际的最后心愿是:向党组织缴纳最后一次党费一万元,把自己的遗体捐给华西医院作医学研究。

  追寻信仰,立志成为“红色工程师”

  1929年,徐学仁出生在河北一个小村庄。因为家境贫寒,幼小的他早早下地干活,担起了家中的生活重担。1942年,父亲的病逝让这个举步维艰的家更加雪上加霜。

  “我一定要带着全家走出大山,过上好日子。”年仅13岁的徐学仁咬紧牙关,发誓要用稚嫩肩膀挑起养家糊口的重担。爬树摘野果、下河摸鱼、上山挖野菜,甚至上街乞讨……一天清晨,睡梦中的徐学仁被一阵谈话声惊醒。他急忙起床,看见了一群穿着补丁衣服的军人在院子里帮忙扫地、挑水、做饭……从那时起,一支叫做八路军的队伍,就这样出现在他的生命中。徐学仁家变得热闹起来。

  1947年,18岁的徐学仁参加了解放战争,在硝烟战火中追寻对党的信仰。数年的军旅生涯,让他更加坚信“只有共产党才能救中国”的真理。1950年5月,徐学仁被保送至平原省新乡市第一工农速成中学,他从书本、报纸、广播里知道了党要建设的是一个人人平等、丰衣足食的现代化新中国,也知道了要实现国家强大、不受列强的压迫,不能缺少中国自己的工程师。从那时起,成为一名“红色工程师”就成了他毕生追逐的梦想。

  66年党龄,初心不变

  1953年,徐学仁如愿考入了华中工学院,选择了动力系热能动力装置专业,向他“红色工程师”的梦想一步步靠近。新生的中国仍饱受着战争与核危机之痛,党和国家决定发展自己的核事业。1960年,徐学仁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,响应党的号召,怀揣着满腔热血来到了茫茫戈壁,成为了第一代铸就共和国“核盾”的核工业人。

  从四〇四、八〇三,再到八一六厂、八二一厂……参加工作后调动频繁,但他服从组织安排毫无怨言。“我的梦想就是当工程师,把我的祖国建设成一个不受战火与饥饿侵袭的现代化强国。” 正是出于这份信仰和热爱,徐学仁大步铿锵,投身于国家核事业。

  时间飞逝,岁月风霜染白了第一代核工业人的双鬓。“工作退下来了,但党员的责任却不能退下。”退休后的徐学仁在古稀之年还心系着党和国家的核事业,关心着在艰难中求发展的八二一厂,为企业发展建言献策,发挥余热。

  2008年,徐学仁住进了八二一厂在新都市区新盖的公寓楼,这让他深深地感受到党和国家对核工业老同志的关心。在新家里,他每天坚持看书看报,向厂里投稿讲述企业故事和人生感悟,被厂里请去为年轻一代讲核工业传统,传播正能量。在小区里,年长的他就是面旗帜,不仅用党员的标准要求着自己,还影响着周围的职工家属。徐学仁将自己对党的信仰和曲折的人生历程写成了《人生三部曲》,一心想要将革命精神薪火相传。他的所作所为感动了许多年轻后辈。

  在他退休后的30多年里,也是国家历经改革开放、社会发生日新月异变化的重要时期,时代更迭中的核工业也经历了巨大变化。这些变化,也让徐学仁下定了最后一个决定,他要拿出自己的积蓄一万元,交上自己人生最后一笔党费,为国家的发展尽绵薄之力。

  “党是他的恩人,老徐他一直都记着……”徐学仁的老伴罗明璋深知他的心事。的确,他从未忘记党的恩情,用一生的时间去追随党的步伐,像八路军战士一样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。饱受吃不饱、穿不暖滋味的徐学仁,执意把发给他的补助让给了更需要的人;省吃俭用的他每月都拿些钱来帮衬身患重病的亲朋。

  从195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,徐学仁已有66年的党龄。89载岁月白驹过隙,他用一生坚守着心中的信仰。这一路下来,只有经历过国殇之痛与时代变革的人,才会有如此坚定的初心,跟党走,听党的话,许身祖国核事业。

  “我志愿加入中国共产党,承认党纲党章,执行党的决议,遵守党的纪律……”66年前的入党誓言,就是徐学仁对党一辈子的承诺。(李翰林)

【打印】 【关闭窗口】